某种意义上

2020-11-24 07:58

赖阳认为,首先是产品设计理念要转变,很多商品都是通过消费者的社交媒体进行广泛传播,某种意义上,一件商品“看上去很美”“看起来很萌”往往要比商品的性价比还重要。此外,营销活动也要懂得“卖萌”。“打折、返券这种传统营销方法已经无法大规模引流”,他举例说,很多购物中心推出ip场景式体验购物,一些品牌把专柜做成“萌萌哒”的场景,从而营造出让消费者主动参与传播的话题,这往往比打价格战更有效果。

业内人士解释称,萌属性容易激发人类的亲近感和保护欲,并且让人能够在特定情况下变得更加耐心和专注,因此“卖萌”成了商家提升商业效率的秘密武器。

在《卡通形象营销学》一书中,作者曾通过一组实验证明,卡通形象能够影响消费者行为:带有动物卡通形象的零食,与没有动物卡通的相比,消费者购买意愿会增加25%左右。

也就是说,很多年轻消费者购买的不再是普通的商品,而是通过所购买的商品收获认同感和满足感。

相关资料显示,韩国社交软件推出的卡通形象line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赖阳进一步解释称,消费者有“求美”和“求新”的消费心理,尤其是现在的年轻消费者更加崇尚新潮和时髦,关注“拍照”“晒图”“点赞”的体验也更容易把这些萌物当作情感寄托。

friends,光是靠售卖表情包,一年就能赚约2.7亿美元;而日本熊本县的吉祥物熊本熊,更是凭“一己之萌”带红了一座城,吸引了全世界的游客来到这个具有熊本熊特色的小城“打卡”,这只萌熊成了当地名副其实的“经济担当”。

皮卡丘的形象最早诞生于1996年由任天堂发布的《口袋妖怪》的掌机游戏当中。随后,由于此款游戏大卖,第二年就获得了动漫化的机会,也就是众多90后童年看过的动画片《神奇宝贝:无印版》。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免责声明:

不少网友表示,走出电影院后,脑海中或许不会记得具体的电影剧情,但肯定会记得头戴鸭舌帽的皮卡丘,眨着忽闪闪、亮晶晶的大眼睛在“卖萌”,不少人还会在观影结束后买几个动漫衍生产品,心甘情愿为萌物“卖萌”买单。

即使没有看过这个动画片,大众对这个卡通形象也不会感到陌生。因为不论是在t恤衫、运动鞋、卫衣等潮流服饰上,还是在儿童玩具商店里,皮卡丘都是不会缺席的角色。毕竟在它揽入怀中的900亿美元中,有600亿美元都是通过动漫形象授权变现的。

近年来,“萌经济”正占领商场和购物中心,从手机外壳、零食包装到日用百货,不少品牌都推出了吸引眼球的“萌设计”,以此驱动消费者的购买意愿,影响消费行为,甚至一些城市的旅游推介也借助卡通萌物开展营销活动。

一些检验“卖萌心理”的相关实验也颇具说服力:一般情况下,在公园长椅上,两个陌生人往往会坐在长椅的两端,但当人装扮成卡通熊坐在长椅上,人们不但不会排斥,反而会热情地与卡通熊互动。另一项“发传单实验”则证明,用卡通熊角色派发传单,消费者乐于接受传单的次数比普通人派发传单增加了2倍多。

北京市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主席赖阳说,随着消费结构的不断升级,80后、90后成为消费群体的中坚力量,年轻消费群体的消费主动性强,更追求产品的年轻化、舒适感和时尚化,这也是萌文化下的ip可以保持热度的重要原因。“不管是现在的皮卡丘,还是年初大火的小猪佩奇都是‘萌经济’风行的典型案例。”

2019年初,星巴克推出的猫爪杯迅速走红,“造型很萌”同样是这款杯子的重要标签:透明玻璃杯的内壁仿佛有一只可爱的猫爪伸入,产品甫一发布立刻受到市场热捧,有的黄牛甚至将它的价格炒到了近千元。

为什么人们对“萌”毫无抵抗力? “卖萌”又是如何成为生产力的?

近两年来,在文创领域持续发力的故宫,“卖萌”和年轻化转型都是其标志性的动作,不管是“萌萌哒的雍正”“比剪刀手的康熙”,还是“会说话的文物”,都让故宫收获了一票铁杆粉丝和可观的“卖萌”收入。